主页 > L慢生活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2020-07-10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一日 天气晴

昨天从台东回来。
路上读完了Kate推荐的书:《Mala kapahay就这样我们一起慢慢长大:都兰部落青年成长史》。是一本不到150页的小书。但读完我觉得必须用"波澜壮阔"来形容。虽然里头的原式幽默举重若轻,然而故事实际上是关于阿美族都兰部落的年龄阶层组织,一度因人口外流而难以为继,近年又再复活,有一代一代的年轻人加入,也和他们在家乡,或在异地的个人生活史能接在一起,成为活着的现在进行式的传统。真的了不得,口述者说得有趣(笑泪交织吧),我读的人觉得真的是波澜壮阔的,是一种大江大海。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日 天气晴

昨天下午去看郁雯排练。

她把〈款待〉改成十三拍。我走进去时他们正在练习这新版的〈款待〉。应该是很难,他们在笑,笑容里是一种"欸我们现在还不是很知道状况但觉得很好玩"的表情。鼓手chuck解释说,应该是为了给我前情提要:"(郁雯)她快受不了了。"郁雯也笑着说:"我快受不了我自己了。"(其实她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受不了的样子。)

我发现在练习中,chuck是个"解释者"。每练一段停下来时他会说他的看法,主要是关于他刚才打的那段鼓,像是在核对,做细微的技术调校。这是我第一次看他们练团。我觉得那气氛是轻鬆但又令人安心的。作曲者是郁雯,但排练却是严谨而共同参与的过程。透过这过程似乎会使每个人都很明确地感知到,什幺效果是他们共同都想要的。

走出练团室的时候,我问郁雯为什幺改编,她说有时就是会想试试看,现在刚开始练,再练练看,再练一阵万一还是不好再用原来的版本。她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三日 天气阴,风大

昨天中午走在金华街附近时听见有人喊我。回头一看是芝羽在车上兴奋地挥手。开车的是Akibo(初次见面,久仰久仰!!☺)。二话不说穿越马路上车一起去吃饭。本来是自己带了电脑和笔记本要到附近的咖啡店去,偶尔这样巧遇朋友而偏离路线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芝羽喊我的时候我正在讲电话,那通电话让我想起,前阵子在脸书上看到有人分享了安溥的专访,大意是说,二十几岁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遇见的人,都像是掉进来的,只能"接";三十几岁的时候,朋友都是自己选择过的,生活也是,所以要对自己负责。我觉得对,而且我想继续说,到四十几岁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生经历了,对世界也有比较多理解,就会能够用这样的自己,去懂得他人。能接上的事,能成为朋友的人,能超越有限的言语去懂得和共鸣的心绪,都会更多一些。这是我最放心的事。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四日 天气晴

早上收到佳桓的信和画稿。觉得她稳稳地画下去,完成这本绘本,是没有问题的。她信任我而我能在她起步阶段给予一点精神力的支持,我很愿意。今天会帮她转给认识的出版社主编看一下。希望能促成一本好书,一段好的合作。

「创作」出新的东西,需要的能量是大的。比批评、比转发、比追随一种立场,需要更大的能量。喧嚣的议题很多,有的并无法带来真正的创造性。我也时时提醒自己,专注在真正能造成改变的事物上。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五日 天气晴

昨天找到了适合红胶囊办画展的地方。从去年底以来一直放在心上的这件事,终于有落点,可以往前进展了。我真的很高兴。一切都还在进展,还不要说太多,把力气花在往前走。今天,日记就写到这里了。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六日 天气晴

随手拿了一本书,带去吃早餐。《伽利略的女儿:科学、信仰和爱的历史回忆》。去年十月读了一本《天文学家的女巫案:开普勒为母洗污之战》,说的是一件真实历史,天文学者开普勒的母亲被指控为巫,开普勒放下科学研究返乡,动用他身为科学家的逻辑思辨、检验证据能力全面反击指控,出庭立论,让母亲免罪。伽利略这本也是基于史实,是以伽利略的长女( 13 岁就住进修道院,终身都是虔诚,心思敏感,聪慧,而且支持着她父亲的研究)与伽利略之间长年通信,为主要史料而写就的一本书。早餐时读了一章,觉得非常好看。接下来几天可以每天读一个章节。这样才不会打断正在进行的工作。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七日 天气阴

一早起床就很忙。和几个艺术史学界的好朋友,策划了几场有意思的讲座,也得到了书店的支持,将以三场讲座+主题书展的方式,在六月发生。今早和讲者们用Line讨论书单。幸好她们都跟我一样早起。

其实,讲座、书籍之外,还有多一重的场域,就是去看到真实的物件。因为,台北大学,莺歌陶瓷博物馆,故宫南院,在六月期间都有相关的展品在展出中。所以感兴趣的人,是可以延伸旅程的。我觉得文化体验的主体是个人,我们也可以比较主动地去「採集」,或 curate ,自己的文化体验。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八日 天气夜起雷雨,黎明雨停

天亮的时候作了一幻梦,影像清晰。在北京的东隅酒店,Feast餐厅外,通往mall的侧门前,国父孙中山先生站立在那儿。如照片中般的黑白色。而背景,那个我挺熟悉的地点,似乎是彩色的,流动的,日常的模样。然后慢慢醒来我感到是一个亲切的梦。感到他那很格式化的样子,中山装,鬍子,和照片中一模一样的神情,是一种亲切的带领。我从此不必再在意世界的各种格套与限制了。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九日 天气晴

早晨续读了《伽利略的女儿》,己至第四章。这章说的是伽利略发明高倍数望远镜,并用以发现了木星的四颗卫星(他把它们命名献给他的学生兼赞助者,麦迪奇家族,科西莫二世),有很多人不相信这四颗卫星的存在,伽利略遂製造许多望远镜,让他们亲眼去看。结果是他在各地都受到隆重的欢迎,王公、主教们都想看看他看到的东西,而且看了都非常高兴。而伽利略在参观这些王公贵族的绘画收藏、塑像、壁画时也非常高兴。伽利略后来用口语体的义大利文写科学论文《水中物体》,因为他想让尽可能多的人,尽可能直接地理解自然。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日 天气晴

今天有一趟旅程。现在已经在机场等待往上海的班机。晚上将参加在温哥华电影学院的《日曜日式散步者》电影放映和座谈。这部电影,黄亚历导演非常创造性的呈现一个时代,一群人的精神世界的努力与成果,以及随这部影片问世而重新被阅读,被对话,被如同一卷旧的尘封的胶卷被沖洗(develop)而显出影像的风车诗人的作品们,我确实都很想把它们介绍给上海的观众们。期待今天的对谈。这其实是一个诗的行为一如杨炽昌说的,让诗发展的人,是诗人。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一日 天气晴

昨晚在上海大学和黄亚历导演对谈他的记录片《日曜日式散步者》。亚历和现场观众交流的态度很开放,沈着,很有耐心地将问题一一答来,不打马虎眼的风格,我觉得很感动。除了个性使然,我相信也是因为他自觉对风车诗人们有一份责任。既然将诗人们带回了人们的视线中,希望带来的是理解,而不是误解。昨天的座谈很不错,可惜时间不太够。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二日 天气阴

中午和从前的同事们聚在一起吃饭。把亚历和玉华也一起邀来。我很喜欢「混搭」朋友们,把不同领域,不同地方认识的朋友们约在一起。最好的能量经常都是跨界的。吃了早午餐,聊了亚历的纪录片(当然不可免)…话题扩及在上海生活的经验。我也有些回忆起,06年初到时的上海,和现在是很不一样的。饭食毕,现在到慢慢家看DVD,印度片《起跑线》。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三日 天气晴

天气很好。已收拾好行李,正等去机场的车。昨天看了红胶囊的新计画,起始的一张。当然是很棒的。画在一种绢纸上,用他自已试验,找到的方式上矾,着色,效果很好。在我眼里他有些像某些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家,创作就是发现。我联想到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最近读到,伽利略的父亲是音乐家,家里摆满他自己发明的器材,改造琴,也改造编写音乐的方式。另一个是达文西,有一本前几年米兰的达文西大展图录,其中一个章节叫Design of the world,我一看到这个句子就想到红胶囊。在我眼里他是个发明家。特别是重新发明感觉。在这过程中,产生了艺术。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四日 天气晴

回到家里,恢复每天早上读一章《伽利略的女儿》。哥白尼比较谨慎,避免冲突;在平静而避世的生活中完成他的学说。伽利略则不同,经常走入宫廷,站上舞台,直陈他的发现,也会调侃调侃攻击他的人。用超级英雄来比喻的话,他像《美国队长3》里的东尼‧史塔克;──被电磁波弄得很不舒服,但责任心又重;伽利略早年沼气中毒,落下了终身的病根,但心智和行动力又非常活跃,今天就读到第六章。

上午要和 Shelley 开始讨论红胶囊画展的进行方式。这是现在我首要的关心。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五日 天气晴

昨晚开始準备自己,沈静下来,要写郭宏法的艺术的介绍。

郭宏法是红胶囊的本名。以后我写到他的艺术作品,都应该用本名才是。「红胶囊」是他人生非常短的一段时期,当时以插画和图文书起步。他本质是个艺术家,所以很快超出了图文书的限制而画到画布上去了。2010年之后又由画面而声音,组了许多纯类比模块化合成乐器、滤波器、调谐器、调音台、音序器…自己摸索电和声的逻辑。做了他称为「响声艺术」的作品。其中有些是和画作,神话叙事,相呼应的。

写他的艺术,一直都不容易,需要很静下来,放下类型的预想。但也因此,我知道,这也是我的完成。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六日 星期三 天气晴

一早先去中和给郭宏法的一幅大画量尺寸。量完要走时把捲尺放下,想了想,又拿起来放进包里。这段时间要做个随身带捲尺的人,对空间和观看距离有感的人哦…感觉是。

这幅大画就是「硬朗向前走」,它的高度有 388 公分,所以如何在展场空间中呈现,会有点挑战。但它的颜色真的非常棒,照片拍不出来,一定要看原画。在不同光线明亮度下看那幽暗画面的变化,真的非常感动,彷彿邂逅一来自上古的生物,它还活着,在和观者对话,另一种时间的尺度。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七日 天气晴

早上将郭宏法艺术展的平面图定下,时间订在 6 月 8 日~ 28 日,明确要踏出这一步去实现它了。

幸好有 Shelley 一起讨论空间,小般一起去订框,这些事都往前进展。这两天我最重要的任务是接着把写了一部分的介绍文字完成。作品本身很好,本来不用多说,只愿能平舖直敍,写得清楚明白。不致辱没了作品。这就是文字所能扮演的角色了。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八日 天气晴

我有一种需要吃维骨力的感觉……。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十九日 天气:云层厚重的晴天

继续筹备画展中。今早考虑或许不印摺页了。摺页经常是拿后即丢,且画作的品质在缩图里看不出来。先不考虑摺页,也不受限字数的情况下,我对这展览、对我所知道的郭宏法的艺术,倒是能持续不断地一直写出来。能出成书,或是图录的话就好了。目前先不考虑终点,每天继续写出来吧。

昨天真的去买软骨素和钙的补充物了。开始吃。XD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日 天气晴

天气热,昨天尽量待在屋里。

看了两集美剧《指定倖存者》,意外地,有点疗癒。剧情的设定是这样的:美国总统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的时候,国会山庄遭致恐攻,于是几乎所有中央政治人物、官员都阵亡了。一个最不起眼的,内阁中的权力边缘人,比较认真(在实务上较真)的部长,意外成了总统。于是就看这个「小人物」,如何在一群强势的,背景雄厚的,防卫心超重的政治内围人中,当一个 leader 。真的是个有意思的设想。某种程度也反映了美国民众对政治的看法吧。☺

下午要去看一下画室。有三幅画应该加进来展。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一日 天气…好热!

早上发布了「街角研究院」的六月活动。下午和 Shelley 、小般和昀陵约在 Alley97 。要再看一次现场配置。且由于有一个小展间是会播放郭宏法在《以你成熟的态度》系列之后,所创作的「响声能量艺术」作品,需要试试看音响。这是今天的重要进度。
完成之后再来处理墙面输出,展品卡等的问题。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二日 天气晴

收到淑伦传来的电子邀请函,明天是东海岸大地艺术节记者会。然后六月一日开始 Open Studio, 6月29日大地艺术节开始。
上回,在都历亲历了大地艺术节工作坊说明会的现场,大吃一惊,所有人都像家人一样,彼此非常熟悉,有两个家庭带着婴儿,婴儿从头到尾都没有哭闹,抱着婴儿的父亲或母亲如要起身去做什幺或发言或拿东西,就很自然地把孩子交给旁边的人。孩子很自然地参与在这一切之中,也没有大人会刻意去逗孩子(「你几岁呀~」装娃娃音的那种)。工作和生活是不分开的。这在台北,北京,上海……都是不可想像的事。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三日 天气晴

早上写了一篇「读画记」。是关于「以你成熟的态度:闻声救苦令渡脱」这幅画。写完上传脸书后,总觉得文意不够精準,一不是修辞的问题,恰恰是想避开修饰,直抒意义,却觉不够「直」。因此修改了好几次,反覆检视。这样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拿起手机,修改,放下,又想,又再改…,一个讯息才终于浮现:「这是一幅关于慈悲的画。」对,这就是我要说的最重要的讯息。关于这幅作品,里里外外,它是一幅,关于慈悲的画。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四日 天气晴

昨夜里醒来,一时睡不着,拿起《伽利略的女儿》来读了两章。此时已进展到伽利略人生较为顺利的阶段了。向来尊敬他学问的红衣主教巴尔贝里尼被选为教皇,成为乌尔班八世。伽利略的研究从此免除被认定为异端的危险。他开始写一本为哥白尼学说辨护的书。不过,为了谨慎起见,他用虚构的对话体。假借三个角色的对话,三人,四天,互相辨论着宇宙观,而伽利略本人真正的观点就由叫做 Salviati 这个角色说出。
科学用一幕戏的方式演出,在对话里呈现,这令我感到很神奇,很有趣。
我也想到《繁花》里大量的对话体。基本上整本《繁花》都是由对话构成的。没有对话的地方,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幺。宇宙不响。没有全知观点。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五日 天气晴

昨天是有些累的一天。我在写展览现场说明的文字。小般帮忙把所有要展出的画作,名称再核对了一次。有时候图画看了很多次,自己觉得很知道它在说什幺,一下子忽然又被艺术家取的题名电击了一次,有种,哎呀!妈呀,也有那个暗示吧…!!得承认,无论是郭宏法,还是红胶囊,都是个比我幽默很多倍的人。经常都被他摆一道。可能有些被摆的道儿我到现在还没发现呢!
但这仍然不减损其艺术的价值。倒是有让我心情轻鬆多了。XD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六日 天气晴

展览时间越来越近。其实每天都有点耽心事情做不完。

  • 邀请卡(e-card)设计中
  • 外墙帆布设计中
  • 展场看板文字整理中,下週初送排版
  • 品名卡上的文字今天整理好,下週排版
  • 展场手册(可能用报纸形式)这两天确认
  • 媒体资料、媒体名单
  • 特别邀请名单
  • 可能会需要一些现场的志愿帮手,也要找人

    细节真的很多。我提醒自己,focus是让作品被看见。我真心觉得这些作品应该好好被看见。希望我以外行人而自己动手做这展览能唤起大家对这位当代艺术家的注意。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七日 天气晴

    昨天一边担心事情做不完,一面一点一点地做着事。比较高兴是下午和幼函碰面,看委託她做的「街角研究院」在敦南诚品活动的背板设计。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擅长给视觉设计的feedback,但昨天和幼函沟通很轻鬆。她真是一个聪慧的设计者。希望能再多合作。啊…希望一直合作吧…(呜…)
    然后继续其他琐事,姑且略去。到了晚上睡前,郭宏法忽然来讯息,说了我原来预定五月底为他提交的一个新的艺术计划。有几週他没回应我了,我还以为先不做了呢。忽然次元又接回来了。我心想,你可知道我在展览这个次元已经很怕做不完了吗…?!然后我真的是站起来,去乾了一杯麦卡伦…!然后说:好。胆大也是必需的。XD。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八日 天气晴

    醒来,睁眼,就开始想今天要做的事。昨天 Shelley 告知空间的三楼也整理好了,也可以用。我们的展品,两层楼是有点太侷促了。一醒来就想到,可以把「硬朗向前走」,这幅 388 公分高的大画,单独放到三楼。仍然无法直立起来,楼高不够。但如果找木工做一个斜面的展示架,让观看的视线可以往上,人站在这幅画「水母」(我自己这样叫它,方便起见,不是它真正定义)的脚部看,能意识到它是「站起来」的,是一个庞大的存在。下午去现场看看。
    当然这都不是最理想,是在有限的环境尽量创造最好的条件。我衷心希望「硬朗向前走」能得到适合它的收藏家,有一天我还能在一个挑高空间看见它。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二十九日 天气晴

    夜里醒来,在想如何让这画展回归"观看"──让每个来看画展的人好好地,深入地,为自己而看。因为这些画有特别多的细节,很可能每个人都会看到不同的重点。想着应该在展间里放看画留言本,或是在三楼能有一个休息间,看完了坐下来,想一想,缓一缓,看到了什幺,如果愿意,也可以写下来。之后再出门去外面的世界。
    (用留言本,或是留言的网站,给予这个空间…)
    起来看了一下手机,脸书上好几个加入「街角研究院」的申请。这幺多人晚上不睡觉。
    早上收到郭宏法新系列的两张图。他应该也是画了一晚上。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三十日 天气晴

    早餐后开始为郭宏法的艺术计画执笔。十一点左右完成第一稿,寄给他看。出门去和 Alley 97 签约。路上已看见 messenger 不断有信息进来,是郭宏法发来他更多的作品说明。我喜欢这些讨论。也喜欢我给出自己的理解后,他又会把自己的想法说得更清楚,然后我能看到自己的盲点─或者不到盲点的地步,是我倾向入手去理解事情的起手式。从那起手式,通过他的补充或和他的对话,我又可以怎幺把一件艺术计画说明得更完整。
    昨天在準备展览,和思考他的新的艺术计画的内涵,中间缝隙的时间,还读了《少爷的时代》第五卷〈闷闷不乐的潄石〉,和丹布朗新书《起源》的开头一百页左右。五月就快结束了。今天下午,会有雷雨吗?


    手写日记五月张惠菁 五月三十一日 天气晴

    一早起来,先写完今天最重要要写的东西,郭宏法新的艺术计画中的内文。从电脑前起身时,心情觉得轻鬆多了。这样一来,申请文件的内容算是齐备,还有的一点时间,看看能不能写得更好。五月的最后一天,预订的进度算是达成,觉得还算对得起活着这件事。
    出门散步,一路走到市场口。芫荽特别香,买了一把。回到家里,分菜,清洗,那香气又是一直扑面而来,整个厨房都是香的。就觉得很高兴。
    我也曾经有过那样的时期,怀疑自己是否值得在这世上活着,看不清这变化万端的世界上我是否有一个位置,它又在哪里。但今天我只是觉得很安静。很安静而且很高兴,看见这个世界不是关于我,我只是参与了它将被实现的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表哥驾到 汤神女友曾约会Irving
表哥驾到 汤神女友曾约会Irving
NBA世界也是一个有机体,不断的在进行运转。江山代有女神出,
表壳自行配搭 设计自己风格
表壳自行配搭 设计自己风格
消费市场放缓,但有危才有机,当传统高级消费品市
表妹坚持未婚产子「不透露生父身分」 为其名声老公提议替她养儿
表妹坚持未婚产子「不透露生父身分」 为其名声老公提议替她养儿
很多时候,我们用所有的信任去对待一个人,却只换来无情的背叛,
表姊回娘家却被舅妈嫌弃 连送机不肯狠心拒绝…中途返回「听到舅
表姊回娘家却被舅妈嫌弃 连送机不肯狠心拒绝…中途返回「听到舅
长大后,明明不常回家,总以为为回家后爸爸妈妈会很开心、离开时
表姊每次带女儿过来都是空手而来,但却「满载而归」,我做了「一
表姊每次带女儿过来都是空手而来,但却「满载而归」,我做了「一
一个亲戚,我叫她表姐,住的离我家很近,前几年生了一个女儿后,
表姐来照顾我坐月子,住了一个星期却突然回去了!两个月后她竟哭
表姐来照顾我坐月子,住了一个星期却突然回去了!两个月后她竟哭
(仅为示意图)我出身农村,父母在我八岁那年双双亡故,因我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