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慢生活 >比起顽强固执的儿子们,成吉思汗更属意爱乱搞女人的孙子 >

比起顽强固执的儿子们,成吉思汗更属意爱乱搞女人的孙子


2020-07-19


成吉思汗对他在世间的使命坚信不移,始终认定他掌有诸国全体人民的生杀大权。他的征伐严厉、残酷,但严厉和残酷是他那个时代所普见。在许多问题上,他展现了不为所处时空环境所囿的不凡思维,但没有证据显示他为杀了这幺多人感到后悔或质疑自己征战是否符合道德。

战争中丧命的人,都是在履行上天指派给他们的命运;这意味着他们理该一死。他杀掉他们,只是在履行自己的天命,替天行道。

自1209年对西夏发动他的第一场对外征战以来,成吉思汗未尝败绩。他征服了花剌子模的城市,过程之顺利和快速大大超乎他的预期。凭着连战皆捷的辉煌战果,他在1220年夏把马养肥,然后启程前往阿富汗,以近乎慢悠悠的姿态追杀花剌子模的新苏丹札兰丁。他不喜欢中亚较低海拔地区的酷热,因此,到了阿富汗的高地,这位上了年纪的战士看上当地较凉爽的气候,选择停下休息,而让他的儿子、女婿、孙子和他的一个女儿继续带兵穿过较炎热地区。

随着年纪逼近60,成吉思汗发现管理他日益庞大的家族占去他较多时间。培植接班人,使他们得以担当未来领导他帝国的重任,变得非常迫切。诚如《蒙古祕史》所述,「身体就得有头,衣裳就得有领。」勇猛是好事,但得有理智予以节制。令人遗憾的,他未看到他那些中年儿子变得较有见识或较能干。他们日子过得太好,为了父亲离世后他们会继承的财产而争吵。

成吉思汗开始担心他的后代会懒到「即使全身裹着青草,牛也不会想吃他们。」有个疑问困扰他,那是没有哪个父母会想提问或回答的疑惑:「我未来的子孙难道会没一个好的?」他如此问,但没人敢答。现场一片静默。

在中国征战时,他派儿子执行独立任务,但始终要他们听他指示,随时準备好在必要时派去援兵或在关键时刻把他们召回。在穆斯林地区,他的部队散布在更广阔许多的领土上。他要军队从位于今日巴基斯坦境内的印度河打到俄国南部的伏尔加河。

在这些遥远地区,他的儿子得独力指挥作战更长时间,而且他们得在联络不上父王时彼此协同作战。他们也得自行作出决定。年纪较大的儿子这时已40多岁,但他们童年时的对立和争端事隔多年仍频频浮现,且似乎随着每个儿子都认为自己不久后会继承大位而加剧。

他的那些成年儿子和孙子分散中亚各地,有时有他在身旁,有时则是他们之中两人或独自一人派驻一地。这使成吉思汗有机会考验他们的作战本事,就像老狼教小狼狩猎一样。他传授他们兵法和激励下属的办法,向儿子说明治国安邦之道,描述美好人生的本质,但他不只是下令或下诏。他鼓励他们向他发问,有不同于他的自己看法,以集思广益,找到较好的办法。

亚美尼亚的基督徒史家基拉科斯(Kirakos)概括说明了他几个儿子的差异。他引述成吉思汗对他儿子察合台的看法:「他是尚武之人,很喜欢打仗,但天生骄傲,过于自负。」对于会接掌大汗之位的窝阔台,他说他「从小亲切有礼,品性正直,送礼慷慨,自出生之后,荣耀与才干就与日俱增。」另一个儿子,若非朮赤就是拖雷,「战场得意,但小气。」

朮赤的生父争议仍旧未解。他的诸位弟弟希望将他排除在接班行列之外,因为他们的母亲怀他时,她是蔑儿乞人赤勒格儿的妻子。但是把朮赤在家族里孤立起来,只加剧几个弟弟对未来遗产的争夺。他们为如何拿下希瓦和希瓦城财产该归谁的问题起了争执,成吉思汗得知后,满腔怒火与厌恶把他们叫到阿富汗。他先是气得不肯和他们讲话,最后气消了些,训了他们一番。

据《黄金史》记载,某次与长子朮赤面谈时,朮赤反驳父王的训诫。朮赤对烦人的国政治理不感兴趣,他想要征服,而不要侷限于统治。他以粗鲁口吻告诉父王:「我以为你会要我去攻打还没被人攻打的那些人,以让我把尚未被征服的人据为己有。」他严正表示他对父王和对蒙古国的首要义务乃是扩张帝国版图,而非侷限于统治已征服的人民和已劫掠过的城市。他抱怨道,「但你似乎要我去统治一个已完全愿意接受统治的民族」,然后他把统治已征服之国一事,斥为无异于「吃现成食物」。

成吉思汗告诉他这个儿子,有这样的心态,「你强大不起来。」他详细描述了要製作朮赤所深深鄙视的「现成食物」有多困难。主厨得备好各种食材,确保材料和碟盘在需要的时候能立刻派上用场,确保食物份量足供每个人所需。主厨得小心食物有毒或其他危害,同时与人社交,乐在其中,鼓励宾客和他一样尽情享受。

他解释道,要打造帝国,必得打胜仗,但光是打胜仗还不够。战士也必须懂得如何利用词语来找到智慧和有效统治。如果战胜者保不住他的新国家,打胜仗也是白忙一场。他告诉他的几个儿子,「你们会统治一票土地」,但统治者必须比子民更守规矩。关键在于要用心征服身体。他告诉他的部众,「身体强者,征服数个群体」,但「心灵强者,征服众多单群体」,「如果你们想在我之前或之后征服,就要先抓住身体,然后守住心灵。守住心灵,身体还能跑哪去?」

成吉思汗年轻时一心只想着征战,疏于教养他的儿子,但随着人生岁月的淬鍊,他已变成较慈爱、较懂得关心人的祖父。他觉得他那些中年儿子倔强顽固,但与他的孙子,特别是他宠爱的孙子莫图根(Mutugen),在一块时,他觉得较快乐轻鬆。

莫图根是察合台和他妻子也速伦哈屯(Yesulun Khatun)的长子。成吉思汗把儿子派到远处征战,他自己征战时把莫图根带在身边,没打仗时带着他一起打猎,从中得到他与父亲、兄弟或儿子在一块时未有的天伦之乐。他「深爱他,因为在他身上发现所有善行的标记」。莫图根是他老年时的快乐泉源。

莫图根始终很想上战场,冲劲十足,为他底下的人所爱戴,不到20岁就在战场上立下彪炳战功。女人爱慕他,他常给她们机会表达爱意,与妻子和其他女人(包括他同袍的妻子)生下孩子。他年轻时迷恋上自己一名随从的妻子,「把她带到角落,与她一番云雨,然后想起她可能会怀孕,于是命令她不得让她丈夫近身。结果她真的怀孕,产下一子,名叫布里(Buri)。然后他把她还给她丈夫。」

莫图根爱和女人乱搞之事传得沸沸扬扬,但他的祖父爱他不减。或许在莫图根身上,他看到自己如果自幼家境较好会是个什幺样的人。如果家境较好,他不会去追捕老鼠或为了一条鱼和兄弟打架,而是可以当个得宠的孙子,过上快乐的日子。在他眼中,莫图根就和正午的星星一样罕有。莫图根是个「了不起的英雄,有张标緻的白脸,清澈的白眼睛里噙着像泉水的泪水,体态优美,像另一个男人的妻子。」他的马始终有人牵着,他从未尝过尘土的味道。

在这个孙子身上,成吉思汗看到他的那些儿子所没有的东西;他特别看重莫图根的军事训练,似乎想栽培他,让他日后成为大汗。在阿富汗追杀札兰丁时,他带着这个孙子同行。他们轻鬆拿下一连串城市,但让札兰丁逃脱。

比起顽强固执的儿子们,成吉思汗更属意爱乱搞女人的孙子

1221年初,成吉思汗派莫图根去巴米扬(Bamiyan)。巴米扬是位于阿富汗中部山区的乾冷山谷,在此700多年前住着数千名佛僧,其中大部分人住在山洞里,并在洞壁画上许多画。这些僧侣在俯临山谷的峭壁上凿刻出巨大佛像,佛眼俯视住在它们影子里的众生。那是个有着素朴之美、丰富历史、充满生机之文化的地方:对莫图根来说,这正是闯出自己一片天并开始将祖父亲授的某些领导统御心得落实的理想地方。

攻打阿富汗城市的战役最初打得比低地地区的战事来得温和。负责围攻赫拉特(Herat)的拖雷,打得不慌不忙。为了保卫这整个地区,花剌子模国王所派来的部队已在赫拉特设下严密的防御工事。一如在中国时之所为,成吉思汗劝部属务必寻找有见识且会为他们效力或能启迪他们的宗教领袖,而在围攻赫拉特期间,有个素孚重望但笨手笨脚的伊玛目,卡齐瓦希德丁(Kazi Wahid ad-Din),从城墙上掉下来,直直滚到蒙古人军营里。

蒙古战士把他抓到拖雷跟前,然后押到大汗那儿。大汗查明这个俘虏是个宗教学者之后,就伊斯兰和道德与他数度长谈。他后来忆道,「在成吉思汗帐下,我倍受恩宠」,「我总是在门口等候召见,他不断询问我先知的言行。」成吉思汗问这位伊玛目,是否先知穆罕默德预言了他和蒙古人的到来。伊玛目回道,先知预言了「突厥人的入侵。」然后他批评这位蒙古领导人杀害穆斯林,提醒他如果没人活命,就不会有人活下来缅怀他或讲述他的事蹟。

成吉思汗对此嗤之以鼻。他自信满满地告诉伊玛目,「在世界其他地方尚存的人,以及位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其他国君,会讲述我的历史。」成吉思汗听厌了他的新客人的论调,将他斥退,要他回家。

在这同时,赫拉特虽有看似坚不可破的防御工事,城民却决定靠向蒙古人,于是偷偷打开城门,让蒙古人进城。他们厌烦于花剌子模王族的独断作风和高压统治,札兰丁虽与他们同是穆斯林,对他们来说,却几乎和蒙古人一样陌生。当蒙古人表示只要付出少许代价就能得到解放,他们即无心替他守城。蒙古人杀掉军人,但饶了赫拉特城民的性命。

札兰丁仍远在东边,但已在备战。这位刚登基的苏丹已在阿富汗部落里找到盟友,已找来土库曼(Turcoman)、坎力(Qanli)等突厥语族群为他效力。逃出他父亲摇摇欲坠的都城希瓦之后,札兰丁跋山涉水来到阿富汗山区。在哥疾宁(Ghazni),他娶了该城的坎力族行政首长的女儿,从而与他结盟。

札兰丁的新岳父带来五万名信多神教的坎力族新兵助阵,与他一起对抗蒙古人。信伊斯兰教的哈拉吉(Khalaj)部落首领带四万人助阵,还有许多很想打败如今满载财宝的蒙古军队、将其财宝据为己有的当地古里(Ghuri)族战士,也投入他的阵营。

札兰丁在哥疾宁设立了临时司令部,该地位在阿富汗东部,接近今日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两国交界。哥疾宁海拔超过2,100公尺,四周为兴都库什山所环绕,气候酷寒。爱旅行成癡的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图泰去过那里,写道:「那里天气太冷,寒冷季节时居民离开那里,迁到三夜行程之外的坎达哈(Kandahar),一座繁荣的大城镇。」札兰丁于1220至1221年那个冬天待在哥疾宁,打算反攻蒙古人,收复他失去的王国,把成吉思汗赶回他原来待的乾草原。志费尼写道,他「这时的状况是志得意满而军容壮盛,有大军和众多部众听命于他。」然后,1221年初,「花开始绽放的春天头几天」,他向帕尔旺(Parwan)开拔,準备攻打成吉思汗。

相关书摘 ►蒙古人不讲「死」,用「成为神」缅怀失去成吉思汗的哀痛之情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征服者与众神:成吉思汗如何为蒙古帝国开创盛世》,时报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魏泽福(Jack Weatherford)
译者:黄中宪

13世纪,成吉思汗攻克每个已知的世界角落、开创横跨太平洋到地中海的空前帝国,他勇于在马背上打下大片江山,但下马治理天下却成为他的棘手难题:究竟如何让庞大帝国内形形色色的子民,生活在同一个团结社会中?

藉由打造自由贸易国度,成吉思汗开创了全球性帝国前所未有的荣景;然而,各宗教信奉者的冲突一触即发,危及帝国的分裂。「只要任由人为了信仰杀人或被杀,没有哪个帝国能长治久安」,为了延续盛世,他打破过往以教立国的藩篱,将世俗法律凌驾于宗教律法之上,解决帝国里日益紧迫的政教对立。

人类学者魏泽福在爬梳成吉思汗历史时,意外发现史学大家吉朋认为成吉思汗与美国的宗教自由精神深有渊源,引起了他的好奇:为什幺18世纪起草「独立宣言」的建国先贤杰佛逊等人,会深受成吉思汗13世纪宗教宽容观的影响?看似不相关的两者,如何产生连结?为了拨开历史的迷雾,他花了超过12年的时间深入研究《蒙古祕史》文本、启蒙学者的论着和彼时流行于北美殖民地的成吉思汗传记,在解开谜题的过程中遂发现——成吉思汗给予现代世界的「宗教自由」,于焉现蹤。

比起顽强固执的儿子们,成吉思汗更属意爱乱搞女人的孙子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LOSERS 发布 2016 春夏 “Born and Ra
LOSERS 发布 2016 春夏 “Born and Ra
由设计师 Sneaker wolf 所主理的日本街头品牌 L
LOST剧组拍卖会即将登场
LOST剧组拍卖会即将登场
美国ABC电视公司推出的电视影集「LOST」,终于在前一阵
Lot 10的小日本J’s Gate Dining
Lot 10的小日本J’s Gate Dining
不可错过的6大质感日本料理引入了来自日本十余家最值得品尝的餐
Lotte World Mall (一)之咖啡书店文化日ho
Lotte World Mall (一)之咖啡书店文化日ho
接下来数篇让我介绍自由行的新行程,就是可以逛足一整天的 Lo
LOTTO 2013新年回馈特卖12111
LOTTO 2013新年回馈特卖12111
义大利LOTTO,为回馈消费者于1/2~1/11特别推出,提
Lotus Elise SC vs. Ducati Sport 1000只为速度
Lotus Elise SC vs. Ducati Sport 1000只为速度
如何才能创造一部速度飞快的机器?每家车厂都有自己的一套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