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台 >六个钱包买房论后 樊纲再评 中国人爱炒房是存钱太多 >

六个钱包买房论后 樊纲再评 中国人爱炒房是存钱太多


2020-06-18


中国人为什幺爱炒房?中国人哪来这幺多钱炒房?

面对高房价,这两个问题始终困惑着人们。


今天(8月7日),曾以“六个钱包买房论”出名经济学家樊纲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中国人爱炒房,是因为中国人的财富量巨大。

“中国人爱炒房因储蓄率太高”

8月7日,2019博鳌房地产论坛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在演讲中这样说到:

为什幺中国有这幺大的炒房需求?这就是我们储蓄率太高的问题,我们曾经有几年是50%的储蓄率,我们过去20年(储蓄率)在40%以上,这就使我们国家成了一个人均收入还比较低的、但是财富量巨大的国家。储蓄了就得有点回报,就得做点投资,股市表现又不好,到境外投资又受控制,房地产成为重要的投资对象了。

不过,樊纲认为,并不是所有房地产投资都是炒房。


但是投资需求也要做点分析,不能都说是炒房需求。如果我买了房子我租出去,也有人住,这个房子最后也是住的,真正的炒房需求就是那些买了房,一个单元一个单元买下来,我把它放在那里,我也不租出去,就等着升值,这种可以说是纯粹的投机性的炒房需求。

的确,近年来我国储蓄率与历史峰值相比有所下降。但是无论与发达国家还是与发展中国家相比,我国储蓄率仍然较高,并持续位于世界前列,总体增速也并未出现断崖式下跌。

从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看,我国存款增速仍然较高,2019年一季度,居民部门新增存款规模创下近几年来新高:住户存款余额为77.6654万亿元,同比增速为13.1%。

据《经济日报》报道,数据显示:我国储蓄率从2000年的35.6%飙升至2008年的51.8%,增加了16.2个百分点;居民储蓄率从2000年的28.2%上升到2008年的37.3%,增加了9.1个百分点。

即使储蓄率有所下降,但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数据,2017年中国储蓄率为47%,远高于26.5%的世界平均储蓄率,也高于发展中经济体和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美国经济分析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底,美国居民储蓄率为7.6%。近十几年,美国居民储蓄率都在3%至9%区间内徘徊,2005年一度触及最低点3.2%;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居民储蓄率缓慢上升,2012年到达最高点8.90%。

储蓄率上升是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必然规律。回顾历史可以发现,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都经历过高储蓄率阶段。受到文化影响,亚洲国家国民储蓄率较高的现象更为普遍。

“限什幺都可以,千万别限价”

公开信息显示,樊纲1953年生于北京,是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主要学术专长是理论经济学,长期从事经济学研究。

樊纲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曾经两度担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除了“中国人爱炒房因储蓄率太高”,今天,樊纲还对房地产调控作出了评价。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现在一个危险的情况是,把限购当成正常制度,这在经济学来讲是不正常的,目前采取的应属于临时的、短期的、紧急情况下救火的措施,大多是行政手段,很多不是经济手段。

房地产调控思路应回到经济学基本常识,供求关系决定价格,这是最基本的经济学道理。对于房价调控,可以通过包括增加公租房、建设共有产权房、推动集体土地入市等增加供给来改善供求关系。

但限价就成了一种消灭市场机制的行为,所以限什幺都可以,千万别限价。

近期,有报道称,全国已有274家房地产企业宣告破产清算,市场也开始关注中小房企未来的生存发展。但樊纲认为,

房地产市场曾有一段过热盲目扩张的时期,但目前整个行业都已谨慎,同时政府不用地产来刺激经济的思路已经很明确,在这个过程中出现房地产企业的兼并重组也是市场优胜劣汰的好现象。

最近几年,樊纲多次公开发表对楼市的看法,有人认为他的观点是真知灼见,也有人认为是“雷言雷语”。其中,最饱受争议的当属“六个钱包买房论”。

2018年4月,樊纲走进央视财经频道《中国经济大讲堂》节目,做了题为“房地产市场,未来什幺样?”的演讲,有位观众现场向樊纲提问:“对于年轻人来讲,到底是应该买房还是租房?”

樊纲回答说,这要取决于每个人的很多因素,比如说年轻人如果工作还不是很稳定,还在变化、迁移过程当中,就不如租一个小房子住。但是如果说要结婚了,并且小夫妻俩上面的六个钱包都能起作用,父母算一个钱包,爷爷奶奶一个钱包,姥姥姥爷一个钱包,爱人的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和父母,这六个钱包凑在一块儿能够帮着支付首付的话,还是买房好。买房子每个月要交一笔钱还房贷,但是交够20年或者30年这个房子就归你了。

“怨地价太高?还不是你拍出来的”

去年5月,樊纲在“新华网思客”刊文称:房地产商抱怨地价太高了,所以房价就高。但是我要问的问题是,第一,那个地价不是你举牌拍出来的吗?政府说的价格高,你也可以让它流拍啊。你为什幺最后你当地王了,你拍出来了,拍出来了是因为你相信未来这个房价还会比现在更高,你才敢用更高的地价去拍那块地。所以问题不在于是不是那个地价涨了,是在于为什幺你能期望房价会继续涨。

樊纲是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曾经两度担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Keith Wade 美元见顶 请再三思
Keith Wade 美元见顶 请再三思
各国政策周期不同步的状况将会持续,预期美国联储局将会进一步收
Keith Wade 衰退恐慌笼罩美国
Keith Wade 衰退恐慌笼罩美国
各国的决策当局似乎对世界经济面临的风险日益敏感,这从三个层面
Keith Wade 贸易冲突阴霾罩全球经济
Keith Wade 贸易冲突阴霾罩全球经济
贸易冲突正对世界经济前景产生影响。我们目前预期今年及明年的环
Keith Wade 贸易磨擦未足以拖累美国经济
Keith Wade 贸易磨擦未足以拖累美国经济
金融市场继续以贸易磨擦为关注焦点,由于美国决定自9月24日起
Keith Wade 贸易磨擦累经济 央行出力维稳
Keith Wade 贸易磨擦累经济 央行出力维稳
自从2月份的调整后,我们对整体经济增长的最新预测并无作出重大
KeithKee:天才不努力,寻常人一个
KeithKee:天才不努力,寻常人一个
“我不否认Amber的青睐提高了我的知名度,那是生命中难得的